翻页 夜间
永恒中文网 > 万界武侠大冒险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红花会
    “你不用说了!”

    苗人凤察言观色,已经知道这石万嗔果然与胡一刀中毒有着极大关系,他若是没有关系的话,自己说起胡一刀死去的消息时,他绝不会有如此神态。

    当下将手中长剑一抖,点向石万嗔眉心,森然道:“我被你和田归农害的好苦!石万嗔,我生平从未杀错过好人,现在我要杀你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石万嗔叫道:“苗大侠,就算是我给了田归农毒药,但也罪不至死吧?”

    苗人凤道:“罪不至死?你是帮凶,如何能不死?”

    石万嗔道:“你有什么理由杀我?你与胡一刀本是仇家,你仇家死了,你还要为仇家报仇?”

    苗人凤嘿嘿冷笑:“仇家?我苗家与胡家的仇恨,本身就是一个大笑话!”

    此时胡斐从外面走来,道:“杀父之仇不共戴天!石万嗔,我是胡一刀的儿子,我来杀你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石万嗔“啊”了一声,惊道:“你是胡一刀的儿子?”

    胡斐道:“不错!我是胡斐!石万嗔,你要记得我的名字!因为杀你的人便是我!”

    说话间拔刀出鞘,刀光一闪,已经将石万嗔的脑袋斩下。

    薛鹊与慕容景岳身子一震,脸上露出骇然之色,石万嗔尸体倒地时,脖颈鲜血喷了他们一脸。

    杨行舟走了过来,手中长剑一抖,化为两道剑影,将旁边的薛鹊与慕容景岳同时刺死,收剑回鞘,转头吩咐胡斐道:“胡斐,你去点火,这三人浑身带毒,不可留他们害人,烧干净了事!”

    胡斐道:“不错!不过这石万嗔的脑袋我要留下,带到我爹娘坟前祭奠!”

    苗人凤道:“就差一个阎基了!”

    是夜,就在福康安的面前,一堆熊熊火焰开始燃烧,火焰中的三个人全都被烧成灰烬,程灵素看着在火焰中的师兄师姐,心中大为悲痛,对杨行舟道:“师兄,学毒之人到最后是不是都会沦为邪魔一流?连咱们的老师都是在出家之后,手段方才收敛起来,不再杀伤人命,若是被寻常人学了毒术,是不是都会往坏人方面发展?”

    她对杨行舟道:“所谓利刃在手,杀心自起,这毒术应该就是那把利刃,但凡掌握这种手段的人,心志不坚者,估计都会忍不住用来对付别人,时间一长,就沉迷其中,人也可能性情大变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道:“可能有点关系吧,不过关系应该不大,师妹你不是从害过人么?毒术武功都能杀人,但也都能救人,这区别就在与掌握在什么人手里。”

    程灵素道:“道理是这个道理,可纵观我药王门下弟子,确实良莠不齐,作恶者多,而善良者少,即便是死掉的二师兄和他的儿子小铁,也曾多次用毒术杀过人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笑道:“那是他们本性邪恶而已,我怎么不见你随便以毒伤人?刀剑亦能伤人,也没有见持刀持剑之人都是滥杀无辜之辈。”

    程灵素面容稍霁,对杨行舟道:“师兄,咱们一定要引以为戒,行医为主,毒术只能放在后面,逼不得已,最好别用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道:“其实有时候毒术用好了,比刀剑更有转圜余地,刀剑杀人,一刀就把人给杀了,而毒术伤人,倒是可以有缓冲时间,若是误伤好人,还能有弥补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程灵素点头道:“是啊,老师在世的时候,也这么说!”

    面前这场火一直烧了整整一夜,等到了天明时,程灵素将三人的骨灰收了,觅地埋葬,一转眼看到在马春花骨灰前跪了一夜的福康安,对杨行舟问道:“师兄,他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苗人凤与胡斐同时看向杨行舟,众人都想知道杨行舟是怎么打算的。

    福康安此时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,但是听到谈及自己时,忽然便清醒了过来,心中忐忑不安,不知道这杨行舟到底会怎么处置自己。

    胡斐看了福康安一眼,眼中依旧冒火,对杨行舟道:“杨兄,这等蛇蝎之人,依我说,一刀砍了便是!”

    苗人凤也道:“不错!反正祸已经闯了这么大了,此人或杀或放,已然没有多大区别!”

    杨行舟笑道:“现在还不能杀,一会儿再说杀的事情,咱们先吃饭,吃饱喝足之后,再去等几个人!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忽然心中一动,看向不远处的一条大路,道:“不用等了,好朋友来啦!”

    苗人凤耳朵动了动,似乎听到了远处有马蹄落地之声,但去不太真切,问道:“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胡斐功力尚浅,什么动静也没有听到,好奇道:“有什么人要来了?”

    便是程灵素也感动好奇,翘起脚尖看向大路方向:“师兄,你说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便听到了一阵马蹄声。

    这马蹄声好快,密集如雨,初始似乎只在五六里之外,但片刻之后已经到了三里远近,再过片刻,一人一马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的大路之上,一名高大汉子稳坐马鞍桥上,看看离得近了,高声喊道:“对面可是杨大侠?”

    此时双方相距至少还有两里之遥,但是这男子喊出话来之后,声音却是凝而不散,众人听的清清楚楚,毫无半点含糊之处。

    苗人凤与胡斐耸然动容,两人都是当世大高手,单凭声音便已经知道这纵马男子的深浅,苗人凤自忖自己功力不输此人,但是胡斐却知道自己比这人可是要逊色了不少。

    两人在心惊之余,心中同时涌现出疑问:“这人内功如此精深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杨行舟此时已经看清了来人的相貌,只见此人身材高大,古铜色的肌肤,浓眉大眼,意气风发,人虽到中年,但英气不失,人如虎,马如龙,顷刻而至。

    杨行舟看他背后露出一截刀柄,已知此人是谁,笑道:“是文四爷么?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声音也不大,只如常人寒暄,并未刻意提高声调,可就这么清清淡淡的送了出去,即便是在马蹄声如此密集的情景下,对面的大汉却还是挺的清清楚楚,没有一个字被马蹄声压下。

    对面大汉心中暗惊,人在马上,身子已经站立起来,双手抱拳行礼,笑道:“不敢当!红花会文泰来,向杨大侠、苗大侠,胡兄弟问好!”

    苗人凤与胡斐同时一惊,苗人凤道:“原来是奔雷手文四爷!久仰大名,幸会幸会!”

    胡斐叫道:“你是文四哥?赵三哥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他年幼之时曾与红花会的三当家赵半山义结金兰,此时见到文泰来,自然就想到了赵半山,他与赵半山已经多年未见,此时想到赵半山昔日种种,忍不住心中一阵火热:“也不知过了这么多年,赵三哥是否一切安好?”

    之前红花会黑白无常兄弟大闹会场,他与苗人凤还都在帅府,因此无缘得见,此时见到文泰来,才想到了赵半山。

    就在说话之时,文泰来一人一马已经到了众人面前,飞身下马,落地之后点尘不惊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响当当一条大汉,英风锐气,气度沉凝,往前一站,渊?s岳峙,自有一股气度,全都喝彩叫好。

    文泰来看向众人,一脸钦佩之色道:“兄弟昨天也在京城,眼见的几位大闹元帅府,活捉福康安,尤其是杨大侠威风凛凛,大败群豪,大家伙恨不得浮一大白,以壮心中豪情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笑道:“匹夫之勇而已,有甚么可夸赞之处?”

    文泰来正色道:“咱们江湖汉子,从来行的便是血气之事,行侠仗义,抱打不平,方才不枉习了这一身武艺!杨大侠,你的大名我们便是在边疆也早有耳闻,大家伙这次来中原,第一个是要祭奠一个人,另一个就是要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胡斐道:“祭奠谁,兄弟不多问,你们要见的又是谁?”

    文泰来道:“除了杨大侠之外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杨行舟大笑:“这我可不敢当!来来来,文四爷请坐!”

    他抬脚将破庙前的一块青石踢的落到文泰来身边,又接连几脚,附近的几块青石也都被他踢的平平移到众人身边,道:“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这些青石少说也有三四百斤,而且久在地面,已然有半截入土,没有千斤巨力,绝无搬动的可能,可是现在,却被杨行舟一脚一个轻轻巧巧的便踢到了众人身边,青石在地面移动时,如同犁地一般,划出一道道深深的轨迹。

    文泰来看的眼角直跳,大声赞叹:“杨大侠,果然神乎其技,修为高深莫测!”

    他对杨行舟道:“我们总舵主一会儿就要赶来拜见杨大侠,只是生恐唐突,这才让兄弟先行拜见,不敢失了礼数!”

    胡斐又是一惊:“陈总舵主也来了?”

    红花会虽然豹隐回疆,多年不履中土,但是当年的威名一直不曾减退,此时听到总舵主陈家洛也来了,无论是胡斐还是苗人凤,都感到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苗人凤笑道:“陈总舵主也来了,倒是要好生亲近!”

    文泰来看向胡斐:“胡兄弟,赵三哥自从见你一面之后,返回回疆对你不住口的称赞,内子听说你当初喜欢她的白马,因此一直特意嘱托一位姑娘在返回中原时,特意将这匹白马送给你,只是事不凑巧,那位姑娘被杨大侠误会了,斩了一条臂膀,因此不得已又回返边疆,把这马儿给骑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伸手一指骑来的白马,对胡斐道:“胡兄弟,这白马现在是是你的了!这是大家伙的心意,你是赵三哥的兄弟,自然也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兄弟,还请不要拒绝。”

    原来昔日赵半山与小胡斐结拜之后,返回回疆对他不住口的夸赞,骆冰听到胡斐曾夸赞自己的白马,便埋怨赵半山,说应该将马儿送给胡兄弟,哪还有骑回来的道理?

    后来小尼姑圆性要回中原为母报仇,她师父与袁士霄等人有旧,圆性自小就住在红花会等人附近,因此文泰来等人极为熟悉,她人又聪慧,因此跟随众人学习了不少本领。

    后来去中原报仇时,骆冰便让她把白马骑了去,送给胡斐,只是她刚到佛山,便遇到了杨行舟,被杨行舟一剑断臂,又惊又怕之下,连仇也不敢报了,竟然又转回边疆。

    红花会群雄一直将圆性视为半个女儿一般疼爱,现在见她被人伤的如此严重,无不大怒,无尘道人脾气最爆,便想着来中原为圆性报仇,被众人好生安抚,方才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七当家武诸葛徐天宏道:“今年大伙儿正好要去中原走一趟,二哥你暂且忍耐几天,到时候再去找这杨行舟报仇不迟!”

    众人本来以为杨行舟只是不知名的高手,圆性本领有限,被他打伤算不得什么,众人只要进入中原,自然就能为圆性报仇,武林中还有他们红花会做不成的事情么?

    可是随着杨行舟做的事情越来越大,名头越来越响亮,甚至都传到了回疆。

    红花会众人得知消息后吃惊不小,徐天宏道:“这个仇不好报了,咱们还是一起见到杨行舟后,再做计较。单人独骑,不要与他照面!”

    等昨日在京城见到了杨行舟的威风之后,徐天宏道:“报仇是不用想了,还是跟他交个朋友为好。再说圆性当初是在救凤天南,杨行舟没有杀了她,便已经是手下留情了,报仇的那事情,就此打住。”

    为免误会,这才让文泰来提前见过杨行舟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事情杨行舟自然不知,但只要想了想,也就大致猜出是怎么一回事,现在见文泰来说起白马的事情,便知道文泰来后面肯定还有话要说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胡斐牵过白马之后,文泰来看向杨行舟,道:“杨大侠,待会儿我们几个兄弟与您相见,别人还好说,只是内子与圆性关系极好,您断了圆性一臂,内子伤心不已,可能会对您有点小意见,到时候若有冒犯,还请您看在她一介妇人面上,不要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杨行舟道:“好说,好说!”

    文泰来道:“我二哥无尘道人,最是好胜,见了您之后,可能要与你们几位切磋一番,他是绝无恶意,到时候还请苗大侠,胡兄弟也不要多想,我这二哥并无别的想法,只是单纯的要与人论个高低。”

    苗人凤淡淡道:“红花会二当家无尘道人,我那比得了,苗人凤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胡斐也道:“文四哥,我如何敢跟无尘道长比试?不用比,也知道我不比不过道长的!”

    杨行舟笑道:“切磋一下,其实也无妨的。”

    便在此时,马蹄声自远处响起,众人扭头观瞧,只见十来个人骑着马儿缓缓赶来,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文泰来道:“总舵主来啦!”

    胡斐与苗人凤凝神看去,待到看清楚为首男子的模样后,全都吃了一惊,便是程灵素也感到吃惊,转头看了看跪在一旁的福康安,又看了看骑马而来的为首男子,低声对杨行舟道:“怎么这人与福康安长得这般像?”

    ps:本想在这一章完结一段剧情,谁知道竟然完结不了,只能慢慢压着来了。
    江海横流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永恒中文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